電走拖腳

拖腳救星

中風是香港第四號致命殺手,且有年輕化趨勢。中風後,最困擾患者的後遺症之一便是「足下垂」(俗稱「拖腳」)問題。患者通常會接受物理治療及針刺治療,步行時穿戴腳托和以手杖平衡。這種方法已沿用多年。腳托能穩定足踝,但它不利空氣流通,在潮濕悶熱的天氣尤不舒適。由於腳托要穿在鞋內才可使用,患者不但要穿著較大和較深的鞋,在家裏赤腳時更不能使用。

許多患者受到拖腳問題困擾,社交生活大受影響,帶來許多不便。我的一位病人蕭女士五十多歲,中風已有十年,癒後有拖腳和足踝向外屈的情況,步姿並不穩定,所以一直要用腳托支撐。

她雖是退休人士,但因要經常探望上海的家人而中港兩邊飛。她曾對我說︰「我走遠路時可以用腳托去穩定腳踝,但上飛機後就要脫下腳托,不除下就會因腳腫而勒著腳踝,所以很不方便。另外,我經常都要穿鬆身長褲,讓我在飛機上可以容易除下腳托,走路時也容易遮蓋著腳托。有時嘗試不戴腳托,差些『拗柴』,之後就不敢不戴,但有時夏天真的很熱,不想腳托焗著小腿。」

她曾試用過傳統式的電刺激儀,在鞋入面裝上壓力感應器,每踏出一步時,足部便會因應感應器發出的電刺激,被動的做出提起腳掌的動作,但這方法要求足部與外露電線連接著,很不方便。數年前,她知道外國傳入一種新的治療方案(名為WalkAide功能電刺激儀),可有效改善及治療拖腳,躍躍欲試。當我幫她佩戴WalkAide時,發覺WalkAide不需用足跟壓力感應器,方便很多。而在使用過後,她可在不需用腳托的情況下走更多的路,小腿肌肉亦因此而變得較為強壯。現在她願意比以前走更多的路,而且比以前輕鬆很多,步速亦比初佩戴時加快了。

閱讀更多

解構足下垂

足下垂,又稱「拖腳」或「垂足」,意即足部不能自主背屈,大多數是由中樞神經系統毛病,如中風、大腦麻痺、腦部創傷性受損、脊髓受損和多發性硬化等所引致。

步行時,患者不能提起足趾。為免足趾拖地而跌倒,患者會提起盤骨,將腳部打圈,令足尖離地,這令步態不穩。這種步態非常費力,不但令患者容易疲累,亦會減低患者步行意欲,令一些不常用的肌肉萎縮,患者走路時更覺吃力,最後減少步行。

改善方法

足下垂並沒有根治的方法,治療主要在於改善症狀。現時用使的方法包括足踝矯形支具(Ankle Foot Orthoses,簡稱AFO或腳托)和功能性電刺激(Functional Electrical Stimulator,簡稱FES),腳托有現成和量身訂造的;功能性電刺激是指以電流刺激腿部的肌肉,令足踝背屈,提腳走路。

腳托(AFO)

腳托大多為塑料製造,目的是將足踝維持於中立位置(即小腿和足底呈90o)和提供足夠的內外側支持。由於腳托是膠製產品,穿戴時會感侷促,容易敏感,除予人「傷殘」的感覺,走起路時步態亦不自然,且一定要穿大一點的包跟鞋。最重要的是腳托並不會改善足下垂,沒有半點治療效用。

功能性電刺激(FES)

60年代,Dr.W.T. Liberson發明了FES技術去刺激腓總神經(在小腿外側的一條神經),令足踝背屈。經過多年來的技術改良,至本世紀初,相關技術已相當成熟,應用於輔助足下垂的康復亦隨之普及。

傳統的FES基本上包括一副電療儀器和相連的感應器。感應器感受壓力,放在鞋跟內,電療儀器的電極則黏在小腿外側的神經處。步行時,如足底感應器受壓,儀器不會釋放電流,腳掌就會觸地。當感應器不受壓時,儀器就會釋放電流,刺激小腿外側的肌肉,背屈足部。這種方法較腳托治療方法優勝,在於它除了能輔助走路外,尚有治療功效。

但這種方法不是沒有弊處。它只能於穿鞋時使用,在家裏或沙灘赤足走路時不可以用,而且連接儀器與感應器的電線會外露。

WalkAide無線的功能性電刺激

為了改善傳統功能性電刺激的弊端,新一代的功能電刺激儀(Walkaide)是無線的,患者亦不需要穿鞋。患者可赤腳在家中,甚至在沙灘上走動。

這套Walkaide電子感應器十分輕巧,狀如一個膝套,套在膝蓋下的位置,容易佩戴。它專利設計的速度和角度感應器能偵測小腿步行時的角度,適時釋放電流刺激小腿的肌肉,令足部能適時背屈,不再拖腳。

研究發現這種方法不但能增加步速、步數且能減少步行時所花的氣力。在使用三個月後,患者的步速增加15%;在六個月後增加32%;在十二個月後增加47%。重要的是當患者除去儀器時,步速仍然能夠維持。由於患者可以赤腳走路,患者能更獨立地生活。

近期的研究發現,持續的使用功能電刺激儀能刺激大腦負責運動的區域及增加賸餘神經細胞的連結和溝通,說明功能電刺激儀不但能助行,且有訓練的功用。一些研究人員認為刺激小腿外側的腓總神經能促進足踝關節的活動,有助對抗肌肉痙攣。

近年,這種儀器亦被應用在小兒大腦麻痺、多發性硬化症等病人,改善他們的步態和生活質素。

個案分析

在上述個案中,蕭女士中風已有十年,最初她以為沒有再進步的空間,只能戴腳托去維持較穩定的步姿。當她知道功能性電刺激這種技術後,立刻試用了傳統式的電刺激儀。但因它採用的是足跟感應器,使用時很不方便,所以她後來便到本中心試用嶄新的無線功能電刺激儀WalkAide。

蕭女士的個案,使用WalkAide後能有明顯的進展,全賴功能性電刺激的應用。如果只用腳托步行,雖然拖腳的問題減低了,但肌肉沒有主動的收縮,對拖腳沒有治療作用,而對步姿及步速也沒有太大的改善。而使用WalkAide時,儀器會在適當時候釋放電流,除了能夠收縮脛前肌、提起足部,避免拖腳外,也能刺激大腦負責運動的區域及增加賸餘神經細胞的連結和溝通,有訓練的功用。

Walkaide比傳統足跟感應器的電刺激儀方便,且令她可以赤腳步行,基本上,患者一下床就可以佩帶。使用時間愈長,患者可以行更多的路。基於神經系統的可塑性(Neuroplasticity),經常的刺激能加強腦部神經的連接,改善步速及步姿。

蕭女士在使用Walkaide後,大約兩至三個月後步行速度已見改善,小腿的肌肉力量明顯增強。當蕭女士信心增強,她自然走更多的路,良性循環下,進步便會更立竿見影。

當然,適當的伸展運動也是需要的。她需要拉鬆繃緊的肌肉,減低肌肉的張力。但對她來說,最好的運動莫過於走路。